当前位置:黑道校草的黑道校花>第一百八十七章 慢慢揭晓

第一百八十七章 慢慢揭晓

本书:黑道校草的黑道校花  |  字数:2132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诺……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吧?”

“可以的,阿姨!”赫连昀诺笑了笑。

“我想请你告诉我……冰儿这阵子都发生了什么事情?因为即使我问她……她也不会告诉我的……这丫头……什么事情都不会告诉我……害怕我担心……”邪瑜儿一脸伤感。

“其实……也没什么的。这阵子只是在医院养伤而已。”赫连昀诺非常有礼貌。当看到邪妈妈时,诺就想到自己的妈妈……如果自己的妈妈能像邪妈妈这样在意姐姐的话就好了……

“那丫头,从小到大不管是出了什么事,都不会告诉我们……如果不是我们发现她受伤的话,她根本不会说……”邪冰儿哽咽的说道;

“她害怕你们为她担心啊……阿姨,你放心。我……我们绝对不会让再冰儿受伤的!”赫连昀诺顿了顿。现在的自己只能默默的守在她的身边而已。真正需要好好保护的人应该是——冰泽雾影。

“谢谢……”

此刻冰儿正站在冰泽伊藤的房门前。手举了上去,但是却没有敲响。

“门开着。还站在门外干什么!”冰泽伊藤的声音从里面突出传来。

“嗯……”冰儿愣了愣推开门。冰泽伊藤正坐在沙发上,臭着一张脸面对着冰儿。

“爹地……”冰儿轻声喊道;

“你打算站在那里和我说话吧!”冰泽伊藤看了看自己身旁的位置。冰泽伊藤其实是在心疼她。毕竟不知道冰儿的身体现在怎么样……

“嗯……”冰儿不自在的走了过去,坐在他身旁。因为这还是冰泽伊藤第一次以这样的表情对冰儿说话,所以冰儿有些不自在。同样她也自己这次自己做的确是过分了点……

“什么事。说吧!”冰泽伊藤不去看她。但是眼神还是时不时的偷偷的向她瞄去。

“爹地……你……在生气吗?”冰儿小心翼翼的问道;冰泽伊藤不理她。这不是明摆着吗。

“爹地,我知道……我这次做的过分了一点……”

“你那是过分了一点吗!你那是太过分了!”冰泽伊藤打断道。

“但是如果我不那样做的话,你就会受伤的啊!”大家是不是在想,冰儿不是已经忘记了左家的事情吗?为什么还会记得自己去仓库?其实这两者根本不沾边,冰儿记得的只是她代替冰泽伊藤去仓库对付祁东霖而已。她根本不记得自己是为了左震而独自去那里……

“你不希望我受伤,那我希望你受伤吗?”冰泽伊藤是越想越气,自己竟然足足的睡了将近两天。

“对不起啦爹地!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次!好不好?”冰儿采取撒娇措施。

“好了。你记得你说的就行。”其实冰泽伊藤根本没有很生气,因为担心的成分毕竟比生气的成分占得多的多。

“嗯!”冰儿点了点头。

“伤到哪里了?严不严重?”转眼间冰泽伊藤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地,没有刚才的冷眼相对,而是充满了担心。

“我没事的。”冰儿笑着摇了摇头。

“真的没事吗?医生有没有做检查?检查的精确吗?”冰泽伊藤根本不放心。

“嗯。检查过了。已经彻底没事了。”冰儿幸福的笑了笑。有爹地妈咪的陪伴真的很幸福。但是……很希望有他的陪伴……

。。。。。

“影,在你知道这个消息之前你要发誓你不能恨我。也不能丢掉飍这个位置。”电视里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老人,具有威严的说着。

冰泽雾影白了一眼。但还是对着电视。说道:“明白!”

“我知道你会答应的。但是最重要的是你别恨我……”

“你有话快说好不好!”冰泽雾影充满了不耐烦。但是他在怎么不耐烦,电视里的那个人也不知道。

“你的身世我只所以不告诉你,全是因为我不能告诉你。我膝下无子,也无女。所以我必须找一个人来接替我的位置。所以我便把你偷了回来。你不是孤儿。当时我回中国的时候,恰巧遇到你父亲帮派里出现内讧。所以在慌乱之下,我找到了你。所以就把你带走了……并且放了一具烧焦的尸体……你之所以忘记了小时候的事情,那是因为我给你吃了一种药……”

冰泽雾影的表情很复杂。他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……

“你的父亲是朱雀帮的帮主,你可以回去找他。但是你不可以丢下这个位置……”

冰泽雾影啪的将电视关掉。我的父亲是……朱雀帮……帮主?是冰儿的……父亲——冰泽伊藤。

冰泽雾影站起身连忙冲了出去。他要回国。他要问清楚。顾不得游叔的阻拦,现在的他满脑子都是自己的身世……

。。。。。

“选择性失忆?那会不会对冰儿有什么危险?”邪瑜儿焦急的问道;

“不会的。只要不要让她遭遇到相同的事情就可以。其他不会有事的。”赫连昀诺一一讲述着。

“这就好。只要忘记那些痛苦的回忆就好。没想到……冰儿竟然有着这样的过去。怪不得……怪不得她总是封闭自己……”此刻的邪瑜儿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。

“现在的她很开心。很幸福。”风雨过后总会出现彩虹。

“那么冰儿喜欢的人是影?”邪瑜儿擦掉眼泪问道;

“嗯!”

“改天一定要好好的看看这个影长什么样子!对我们家冰儿怎么样!不然我不会允许他接近冰儿。”

“呃……阿姨,你放心。影对冰儿很好。”赫连昀诺擦了擦冷汗。

“呵呵……我知道。我开玩笑的。他为冰儿做了那么多。怎么可能会对冰儿不好呢~”邪瑜儿意味深长的说道;

“呵……呵呵……”赫连昀诺干笑着。邪妈妈转变的也未免太快了吧。一会儿伤心,一会儿高兴。一会儿愁眉不展,一会儿喜上眉梢。哎……女人心真的是海底针……

“诺,现在立刻回来。”星野南的语气充满了无奈。

“出什么事情了?”赫连昀诺朝邪瑜儿点了点头,站起身走向一边。

“影现在已经在回程的路上了。你还是先回来吧!”星野南揉了揉太阳穴。

“好。”赫连昀诺向邪瑜儿匆忙告别后,便离开了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