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黑道校草的黑道校花>第一百八十五章 讲述过去

第一百八十五章 讲述过去

本书:黑道校草的黑道校花  |  字数:3165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我没有说话,就那样面对着她。手里依然举着那把刀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依依叙述—————

“爸爸,你干嘛要一直举着那把刀啦~宝宝想让爸爸抱抱~想让爸爸哄着睡觉觉~”小菱儿嘟着嘴巴~可爱的撒着娇~她不知道自己此刻面对的是一个想要杀死自己的人。即使那个人是自己的爸爸。

左震没有说话,透过眼神可以看的出来。他的怒火已经在慢慢的提升。

而小菱儿丝毫没有注意到左震那怪异的表情。只是觉得今天的爸爸有些不对劲~

“爸爸,你怎么了啊?不要再举着那把刀啦好不好?好可怕的~”因为屋内没有开灯,所以小菱儿有些害怕了。特别是左震一直不说话,直直的看着她。

左震依旧没说话。自己辛苦养了那么久的女儿竟然是别人的孽种!他恼!他怒!

他的不言语更让小菱儿害怕。她觉得此刻左震的眼神很恐怖。虽然没有开灯,但是她可以感觉到。他的眼睛正在直直的盯着自己……害怕,害怕。除了害怕还是害怕。

而此刻外面已经开始下起小雨,还伴随着闪电。

左震举起那把刀,缓缓的靠近她。小菱儿恐惧的摇着头。闪电的余光,折射到那把刀上。发出刺眼的光芒。光芒折射到小菱儿的脸上。

“不要……不要……不要过来……不要靠近我……”小菱儿恐惧跳下床。今天……爸爸很不对劲……刚刚闪电的余光让她看清了左震的表情……那种表情很恐怖……很狰狞……

小菱儿将自己那瘦小的身躯紧紧的挤在墙角。看着左震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。她很害怕……

雨依旧在下,泪也流了出来。

“不要……不要过来……不要再靠近我……不要……”小菱儿用那稚嫩的声音充满恐惧的喊着。但是左震根本像是没有听到一样。面目狰狞的他,脑袋里出现的全是别人的议论。而那些议论则全是围绕这一个主题,那个主题就是小菱儿:不是左家的人。而是一个孽种。

“啊……”雷电的同时小菱儿哭着喊了出来。她怕……她真的好怕。于是趁着左震出神时,猛的推开他,便跑了出去。

—————完毕—————

“她不是我们左家的人!”左震依旧语气坚定的这样说。而左煊夜则还是面无表情的。

“呵。就因为别人的几句话,你就能肯定她不是你的女儿。你!呵。”赫连昀诺一脸冷笑。

“左震,我觉得~你本就不应该有女儿。你说我说的对吗!你第一个女儿是你大老婆偷汉子生的。而你第二个老婆也是。哈哈……”星野南的话,让某某心里很是不爽。

“南!”冰泽雾影冷峻的喊道;

“我说的是事实啊。他!他们左家本来就不配有孩子!”

“你……”左震虽然很生气,但是却不能反驳。

“南,告诉他整件事情吧!”冰泽雾影面无表情的说完,便闭上双眼。他不是在睡觉,而是在考虑。沉思。

“左震,你当年竟然连dna都没有验证。就凭别人的几句话,你就判定她是孽种,是别人的私生子……对于你这样的人,我还真的不屑理你!”星野南看了看赫连昀诺。诺点了点头。

“我们验过她的dna,百分之百是你的女儿。”赫连昀诺的话简短的不能再简短。

“什么……不可能!”左震立刻强烈的说道;

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在等到肯定答案的那一刻,左煊夜崩溃了。

“不管你相不相信。她。邪冰儿。就是左菱儿。就是左家的人。”赫连昀诺直直的盯着躺在地上的那个人。语气严肃的不能再严肃。

“冰儿……厄……”冰泽雾影突然感觉到他握着的手有了动静。连忙坐起来,却忽略了自己背后还有伤。

冰儿慢慢的睁开眼。在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,眼神里散发出来的全是浓烈的杀气。

“冰儿……”

“冰儿!”几个人同时喊道;左煊夜激动的连忙站起身,打算再次上前。但是又一次被拦下。

“冰儿,你怎么样?哪里不舒服?全身是不是很痛?”冰泽雾影一脸担心。

冰儿没有说话,她的眼睛直直的望着那洁白的天花板。

“冰儿……你……你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冰泽雾影有些心乱。他怕冰儿会有什么闪失……冰儿依旧没有说话。也没有看他。

“把医生找来!你们都出去!”冰泽雾影担心得对那几个人吼道。

“别走!”冰儿那飘渺的声音传进冰泽雾影的耳中。

“冰儿,什么?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等下让医生再检查下!”冰泽雾影降低语气,满是温柔。

“左震……”冰儿突然坐起来。面对着对面的几个人。眼神中不再充满杀气。

“冰儿,你还有伤!”冰泽雾影打算将她按下,但是她的一句话让他的心一颤。

“左震是谁?”冰儿扭头看向冰泽雾影,淡淡的问道;

“冰儿……你。”天啊。怎么会这样。难道失忆一次还不够吗!

“影,左震是谁?”冰儿突然喊着他的名字。让他的心又是一颤。她记得他,她记得自己……但是却忘了那个自己一直想要杀的人。

“冰儿,你不记得了吗?”冰泽雾影询问着。冰儿想了想摇了摇头。

“冰儿,你认识我吗?”冰儿点了点头。

“那我们呢?”赫连昀诺连忙问道;

“我记得。”冰儿的回答很肯定。

“太好了。幸亏没有忘记我们!”星野南满脸激动。

“冰儿,你记得我吗?你记得我是谁吗?”左煊夜直视着冰儿的眼神。

冰儿面无表情的摇头。她忘记了。她忘记和左家有任何关联的所有事情。

“她是选择性失忆。”一个带着无框眼睛的帅没男子突然出现。突然说道;

“墨。现在立刻为她检查!”冰泽雾影看了眼那个人,冷峻的说道;

“还不让我休息一下啊。好歹我奔波了那么久哎。”天墨又恢复了他的本性。哎……

“立刻!”冰泽雾影的回答不容拒绝。

“知道了。”他走到冰儿身边,刚想碰冰儿。

“别碰我!”冰儿快速的躲开。

“厄。我要为你检查一下啊!”那个是不好惹的主,这个也是……哎,命苦啊。

“我不需要检查。我没事!”冰儿的语气很冷。

“冰儿,墨是一位很出名的医生。让他为你检查下好吗?”冰泽雾影的语气满是恳求。

“哦。”厄。真听话……

“厄……”这让那几个人也没有想到。根本没有想到她竟然那么听影的话。

“南,把他们带到隔壁的房间!”冰泽雾影看了看冰儿,笑着点了点头。然后看向赫连昀诺。诺走了过来扶他下床。

“你去哪里!”冰儿刚刚躺下,便立刻坐起来。

“天啊。”天墨无奈的说道。

“我在你隔壁。我一会儿就会回来。好好让天墨检查好吗?”冰泽雾影的声音真的是温柔的不能再温柔了。真的快受不了了。

“嗯!”冰儿点了点头,躺下。看着冰泽雾影走了出去。

让由天墨的胡乱折腾,冰儿没有再说话。天墨只能自己唱独角戏。到最后独角戏也唱不下去了。

没几分钟,事情搞定。

“墨,怎么样?”冰泽雾影踉跄的走了进来。

“没什么大碍。只要好好休息把伤养好了就ok!”天墨看着冰儿笑了笑。但是冰儿却面无表情的。真是自讨没趣。她比希儿还那啥呢。

“你出来下,冰儿我马上就回来。”

“嗯!”

“说吧。”冰泽雾影直接问道;

“真是受不了你。她是选择性失忆。把自己最伤心,难忘的事情统统忘掉了。”

冰泽雾影不语,等着他继续说话。

“不会有什么大碍。只要不让她再次遭遇到相同的事情。就不会有事。最起码不会让她感受到痛苦。”反正冰泽雾影一直等着回答,还不如简短的说完。

冰泽雾影‘嗯’了一声便踉跄的走了进去。

“这家伙怎么一点都没变啊!”天墨一脸无奈。

走进去的冰泽雾影看到了正在发呆的冰儿。

“冰儿,在想什么?”冰泽雾影在她的床边坐下。

“我在想。我刚刚在睡觉的时候好像听到有人在说什么。但是却不大想的起来。”那个声音好像是冰泽雾影的。好像……和那个一直喊我的人声音一样……

“是我在对你说话。我在对你说:我喜欢你。”冰泽雾影用那炽热的眼神盯着她。

冰儿轻轻‘厄’了一声,便笑了。

“我在对你说。我喜欢你。我爱你!我想要和你在一起。一辈子。不对!我想要永生永生都和你在一起!”冰泽雾影没有脸红,没有丝毫不自在。他不想让自己后悔。既然老天又给了他们一次机会,那么他肯定会好好珍惜。

“我也是。”冰儿看着他,流泪了。

“傻丫头……”冰泽雾影为她轻轻的擦掉眼泪。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。没有太多的言语。他爱她,她也爱他。这样就足够了不是吗。

而门外路过的左煊夜复杂的看了一眼里面相拥的两个人。没有表示什么。随着他们离开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