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黑道校草的黑道校花>第一百八十三章 不准碰我的女人!

第一百八十三章 不准碰我的女人!

本书:黑道校草的黑道校花  |  字数:2122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影!”星野南率先走了进来。而门外则是站着被捆绑着的左震以及左煊夜。在他们的身边各站着四个人。

“带他们进来!”冰泽雾影清了清沙哑的嗓子。

左震与左煊夜两人被推了进来……貌似有点像推犯人一样哦……

“冰儿……”左煊夜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邪冰儿。因为他的眼里只有邪冰儿。他本想打算冲过去,但是却被身边的几个人拦住。

“放开我!”左煊夜恼怒的吼道;

“夜。你不觉得你应该小声点吗!”赫连昀诺走到他身前,与他对视。左煊夜恼怒的盯着他。因为赫连昀诺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
“那里有沙发供你们坐!”冰泽雾影冰冷的说着。

“不用……”

“为什么要把我的家产都给她。为什么!?为什么要给她!为什么要给这个女人!”左震双眼呆泻的看了看冰儿,突然喊道;而他们不知道,当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时,冰儿的手指微微动了动……

“闭嘴!”冰泽雾影怒视着他。

“为什么?为什么要给她?为什么!我所有的家产……我拼搏半辈子的企业……我的所有……为什么要给她……为什么!”左震被冰泽雾影的眼神所吓住,只能嘀咕喃喃着。

星野南示意一下他们身旁的几个人,那几个人点了点头。便将左震及左煊夜推到病床前面的沙发上。强按着左煊夜将他按坐下。

“我是应该叫你冰泽雾影,还是应该叫你飍呢!”左煊夜和冰泽雾影对视着。

“随你怎样!”赫连昀诺将病床微微提高,让冰泽雾影半躺着。

“哼!冰儿她怎么样了?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!”左煊夜丝毫不畏惧冰泽雾影的眼神。

“这不劳你费心!”冰泽雾影转向冰儿,用左手摸着冰儿那水嫩的脸颊。

“我不准你碰她!”左煊夜恼怒的站起身,但却再次被按下。

“我想这不管你什么事吧!”冰泽雾影收回左手,冷笑着看着对面那个气的满脸通红的人。

“不管我什么事?她是我未婚妻!为什么我不能管!我警告你冰泽雾影。我不管你是不是飍!只要你敢碰我的女人!我一定会和你拼命!”左煊夜一字一顿狠狠的说道;

“哦~是吗!她?冰儿!是你的女人?”冰泽雾影很想知道左煊夜知道这些事情的真相后,那种表情……他不只是要让左震付出代价。他!不会放过左家的任何人。他不会对左煊夜做任何事情。因为他知道,当左煊夜知道冰儿是自己的亲妹妹后。那种心情……一定比死更难受!这比肉体上的惩罚,更狠不是嘛!不要怪冰泽雾影心狠。他是爱冰儿的!他能了解,也能体会到冰儿所承受的。这些惩罚对于冰儿所经历过的事情,根本不值一提,简直是九牛一毛。

“是!”左煊夜肯定的看着他。冰儿!是我的女人!她只能是我左煊夜的女人!

“哦~原来是这样啊!”冰泽雾影做出一副思考的摸样。而手已经紧紧的握住冰儿的右手。

“放开她!不准你碰我的女人!”左煊夜紧紧地盯着冰泽雾影的那只手。

“为什么我总觉得你说那句‘不准你碰我的女人!’有些不舒服呢!”冰泽雾影非但没有松开,反而越握越紧。

“我警告你冰泽雾影!放开她!不准你碰她!不然!我真的会和你拼命!”左煊夜两眼冒着火花。

“好,我不碰。南!”冰泽雾影笑了笑,喊道一旁的星野南。

星野南点了点头。站在他们两个眼前。

“这个女孩,你们认识吧!”星野南拿着一个大约九岁女孩的照片,放在他们两人眼前。那个女孩很可爱。非常卡哇伊。有着长长的睫毛。照片上的她,没有笑容。反而多了一些忧郁的表情。这种表情根本不适合出现在一个大约只有九岁小女孩的脸上。

“我不认识!”左震看了眼照片上的人,立刻猛摇头说道;

“这是菱儿……你们为什么会有我妹妹的照片!”左煊夜再次挣扎着打算冲到影的面前。又再一次被按下。这肯定是菱儿。那么菱儿没死?因为菱儿‘死’的时候才只有七岁。但是照片上的那个小女孩怎么看大约也有九岁了。左煊夜再次瞄了一眼照片。那确实是菱儿。

“你现在是不是不应该这样问啊!你……咳咳……是不是应该问:你们为什么会有菱儿九岁时候的照片呢……”冰泽雾影微微咳嗽了几声。

“告诉我!告诉我所有的事情!”左煊夜紧紧的盯着冰泽雾影。眼神貌似比冰泽雾影更让人害怕。

“所有的事情你会知道的。只不过……不应该由我们告诉你……咳咳……”赫连昀诺快步走到他的身边,将水杯放在他眼前。冰泽雾影摇了摇头。

“而是由你身边的那个人!我想他最清楚!”星野南接着说道;

“你……什么意思!”为什么他会知道所有的事情?

“我什么也不知道!那个女孩我根本认识!”左震连忙闪躲着眼神。

“告诉我!你知道什么!”左煊夜当然也发现了左震的怪异。他怎么可能不记得自己的女儿。

“我什么也不知道!我不认识她!我不认识这个孽种!我不认识……”左震神情恍惚的一直重复着。

“你不觉得照片上的人,与一个人有些相似吗!”冰泽雾影提醒道;确实……照片上的这个小女孩确实很一个人很像……

左煊夜身体猛的一颤。眼神直直的盯着冰儿。

“这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”这……不可能!她……怎么可能是菱儿……不可能!不可能!左煊夜复杂的看着冰儿,摇头。除了摇头还是摇头。

“呵呵!看来你也发现了!”冰泽雾影冷笑着。

“这根本不可能!菱儿她……菱儿她已经死了!菱儿她早就已经死了!”对。菱儿早就死了。早就死了!她不是菱儿!她不是!

“她到底死没死……我想你父亲更清楚!”冰泽雾影将视线直直的放在左震身上。

“我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她是谁!我不知道菱儿是谁……对了。灵儿是孽种!她是孽种!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